相关文章

爱上土蜂,酿造甜蜜事业50年

来源网址:

    记者 张海滨 通讯员 韦春森

    竹林下,很不规则地放着许多蜂箱,蜜蜂在林中穿梭飞舞,耳边尽是嗡嗡声。王瑞云和妻子王圆卿乐呵呵地在青纱帐里摇着蜂蜜……

    东阳市画水镇莪溪村麻车力自然村的王瑞云,是东阳市最大的土蜂(中华蜂或中蜂)养殖专业户。50年来,王瑞云与土蜂为友,年年酿造甜蜜。

    穷则思变,与土蜂结缘

    7月6日上午,天气晴热。在热心的蒋泰灯的带领下,记者在一片苍翠的毛竹林里找到了王瑞云的土蜂场。

    提起养土蜂,王瑞云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。王瑞云从小就喜欢蜜蜂,这不仅是因为蜜蜂酿的蜜甘甜可口,更是蜜蜂“纷纷穿飞万花间,终生未得半日闲”的勤劳品性给了他很深的感触。当时,10多岁的王瑞云,就曾尝试着在楼上瓦背倒扣一只破水桶收养野蜂。

    上世纪60年代初,14岁的王瑞云正赶上一个“大办农业,大办粮食”的非常时期,于是,他没读完初中,就到农业第一线参加生产队劳动。那时,农村里的一家老少都靠挣工分吃饭,年少体弱的王瑞云虽然才四五分的底分(一个劳动日的基准工分),但好歹走上了自力更生的道路。

    在劳动中,王瑞云时常听社员们议论,南马镇翻身村由于集体办蜂场,副业好,生产队分红特别高,达六七元,而一般的生产队好一点的也不过一两元,有的才四五角。从小懂事,对蜜蜂感兴趣的王瑞云,当时就萌生了养蜂度日的念头。

    16岁时,王瑞云正式与土蜂结缘,养起了10多桶土蜂。这土蜂种是王瑞云在当地蜂农的帮助下,从磐安玉山山区用蜂桶收集的。养蜂使王瑞云一家的生活有了甜头。后来,他娶了媳妇王圆卿,并有了3个儿子,但养蜂从未间断,一养就是52年。“他把蜂作为自己的囡,到蜂场就说去看囡了。”妻子王圆卿几次三番地如是说。其实,这话一点儿不过分。王瑞云只要与蜂在一起,一天忙到晚也不知疲倦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有时身体不舒服,但只要看见了蜂囡囡,什么病也就没有了”。

    几十年来,王瑞云在养土蜂的同时,也曾客串养殖“意蜂”(意大利蜂)。他不怕辛苦,曾走南闯北,移蜂广西、安徽、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等地,旨在“洋为中用”,为扩大土蜂(中蜂)养殖业,积累了不少资金。

    一人养蜂全家苦。王瑞云创建蜂场时,田里的农活和家务几乎全落在妻子王圆卿的肩上。当地农村五日一市,王圆卿“三日上山砍柴,一日半田间劳动,半日赶市卖柴”,供3个儿子读书,支持丈夫养蜂。

    科学养殖,促蜂业发展

    如今,王瑞云养殖了土蜂150多箱(相当于225桶蜂),产土蜂蜜1500公斤左右,这不仅在东阳市土蜂业中首屈一指,而且“在全省也不多见”。

    “土蜂养殖业的发展不能光靠‘土办法’,关键是要走科技之路。”这是王瑞云的经验之谈。

    土蜂个头虽小,但十分耐寒,冬季零下30℃也可安全过冬,这对冬春季的野桂花蜜利用非常好。此蜜清香而不腻,用纸包也不会渗透出来,就是人们常说的“蜜皇”。南市街道山地丘陵多,封山育林好,野桂花、金银花、五倍子等资源较为丰富,这在客观上为王瑞云发展土蜂业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。

    土蜂原本多居于山区和半山区的树洞、石缝里,过着群居生活。因此,捕收了土蜂蜂种后,必须进行驯养,使之适应家养环境。“擒贼先擒王,驯养野蜂首先要‘收买’蜂王,使之乐不思蜀,这样其他雄蜂、工蜂也都安居乐业了。”尔后,王瑞云经过一段时间的细心科学驯养,这群野蜂便会成为“家蜂”。

    王瑞云养土蜂与众不同的地方,在于蜂箱的科学设计。野蜂在山上是栖居在灯笼状的蜂巢里的,大多蜂农用类似蜂巢的圆形蜂桶养殖土蜂;而王瑞云却用长方形的蜂框蜂箱养殖土蜂。当然,这蜂箱有别于一般的蜂箱,需要进行一番改造。主要是使用隔王板,把一只大蜂箱一分为二,开“两边门”,这样一只大箱就可养两只蜂王,称为“双王箱”,采的蜜自然就多了,相当于普通蜂箱的两倍。

    另一个关键技术,就是设计活动性“八字门”。这门可以根据天气、环境等的变化或开或闭,起到保护蜂群的作用。近几年,由于青枣花期治虫频繁,出现严重的死蜂现象,王瑞云就利用活动“八字门”,在喷药期间控制蜂群外出,避免土蜂采花时中毒。

    土蜂的天敌较多,如蜈蚣、田鼠、“九里达”等,尤其是大王蜂“九里达”不仅咬吃土蜂,而且会把一箱土蜂在瞬间全赶跑。2010年,王瑞云的蜂场就被“九里达”赶走了七八箱土蜂,损失不小。为此,王瑞云缩小了蜂箱的进口,把“九里达”这样的大家伙拒之门外。再是根据天敌的不同习性,设计诱杀。

    “土蜂蜂箱要摆得散,不能扎堆放,”王瑞云告诉笔者,“靠近的蜂箱,门口不宜朝同一个方向,否则,性情刚烈、暴躁的土蜂容易走错门或厮打混战,走失蜂群。”

    今年前段时间低温多雨,出现新蜂“烂子”病情, 王瑞云果断采取更换蜂框、提高密殖等措施,把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为了科学养蜂,王瑞云购买了《中国蜂业》、《蜂箱与蜜蜂》、《养蜂大全》等许多专业书籍。“买起书来大手大脚,这些书有好几担了!”他的妻子王圆卿说。王瑞云除了养蜂,就是看书读报,空闲时也喜欢练毛笔书法,由于受土蜂穿梭飞舞的影响,他的草书恣意不羁、点画狼藉,有人戏称其为“蜂草”。

    俗话说“同行三分怨”,可王瑞云并非如此,他对蜂农的技术指导是毫无保留的。南马镇一包姓教师,在王瑞云的精心指点下,今年已摇了金钩子花蜜60多公斤;听说五一村有些农民接了一些野蜂,王瑞云就特意上门对他们进行驯养技术指导。

    近年,外地民工在当地种植草莓的越来越多,种草莓少不了土蜂,王瑞云就廉价向果农提供蜂源,促使果蜂双赢。